导航菜单

周恩来的英语有多棒?能直接用英语接受记者采访

周恩来不仅是中国人民的好总理,还是一位无与论比的外交家。他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外交家之一。作为一名外交家,周恩来与无数外国政界人士会谈、交流。他的文雅、健谈、精明和机智过人的风度,给世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那么问题就来了,周恩来的英语水平如何?

两个字回答你:很棒。棒到什么程度?他能够用英语直接接受记者采访。

1936年6月,美国著名记者埃德加·斯诺访问陕北延安,写了大量通讯报道,成为第一个采访红区的西方记者。就在这次延安之行,斯诺采访了包括周恩来在内的中共主要领导人。后来,斯诺在其著作《西行漫记》中描写了采访经过:

“……这时突然出现了一个清瘦的青年军官,他长着一脸黑色大胡子。他走上前来,用温和文雅的口气向我招呼:“哈罗,你想找什么人吗?”他是用英语讲的!我马上就知道了他就是周恩来……”

“我一边和周恩来谈话,一边深感兴趣地观察着他,因为在中国,像其他许多红军领袖一样,他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。他个子清瘦,中等身材,骨骼小而结实,尽管胡子又长又黑,外表上仍不脱孩子气,又大又深的眼睛富于热情。他

确乎有一种吸引力,似乎是羞怯、个人的魅力和领袖的自信的奇怪混合的产物。他讲英语有点迟缓,但相当准确。他对我说已有五年不讲英语了,这使我感到惊讶……”

斯诺用“相当准确”四字赞扬了周恩来的英语水平。虽然周恩来讲话有点迟缓,那主要是由于“五年不讲英语”。没有经常用英语说话,自然很难做到滔滔不绝。

什么?你问周恩来为什么“五年不讲英语”?在被国民党部队重兵包围的延安,在身边大部分领导都没有出国留学经历的延安,周恩来去跟谁说英语?

事实上,因为长期得不到日常训练,周恩来的英语水平,特别是口语,在慢慢下降。1941年,他在重庆与美国总统罗斯福的代表欧文·拉铁摩尔有过一番会谈。这次会谈,周恩来就没有说英语。拉铁摩尔问起时,周恩来无奈地说:“我的英文程度有限,法语也差不多忘光了,还是用中文吧。”于是他们一直用中文交谈。

不过,虽然口语表达下降了,可他的英语听力水平仍然相当高。

1972年,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,签署了《中美联合公报》。公报签署后,尼克松举行答谢宴会。在发表致辞时,尼克松说中美之间的距离很近,才1.7万英里,用英语表达就是17个千英里。结果,为尼克松担任翻译的章含之翻译成“1700英里”。

在场谁也没有听出来这个错误,只有周恩来警觉地听出了。他抬起头来说:“含之,太近了点儿吧。”

周恩来不仅仅会英语,还会说法语。这归于他当年留学法国的经历。1941年,美国作家海明威到访中国,他在重庆与周恩来有过见面。见面中,海明威和周恩来使用法语进行交流。

此外,周恩来还会俄语。1954年,周恩来在莫斯科参加苏联举办

的一次酒会。当时,酒会上除了赫鲁晓夫、米高扬等人外,还有英国和印度等国的外交使节。在致辞时,周恩来没有选择俄语,而是用了英语。

米高扬不高兴了,他以不满的口气对周恩来说:“周,你为什么不说俄语,你的俄语很流利嘛!”周恩来的回答是:“你怎么不说中文呢?”

这说明两点:米高扬会说中文,周恩来会说俄语。